民間圖案藝術是一個古老而又年輕的藝術種類,而這其中,蒙古族圖案又是極具代表性的民間圖案藝術種類,是一種具有十分鮮明藝術特點的藝術種類。


一、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演變

布里亞特曾經是蒙古族古老的一個部落,現在是 蒙古族的重要分支。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是在一定歷 史條件下和自然環境中形成,并經過特殊創作的藝術形式。布里亞特蒙古族的自然環境包括氣候環境和地理環境等。布里亞特蒙古族長期生活在亞洲的北部地 區,屬于大陸性氣候,冬冷夏熱,年溫差大,降水較集中,年雨量較少。布里亞特蒙古族又處于高原地區,海 拔高,地形復雜。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逐漸形成了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圖案的形成也與這種生活息息相關。追溯歷史,布里亞特蒙古族先民一直在貝加爾湖附近活動。元朝時期,布里亞特蒙古族被成吉思汗長子拙赤征服,布里亞特蒙古族所居住的地區隨之成為了元朝疆土的一部分。從元朝到現在,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現在的布里亞特蒙古族已經成為了跨界而居的民族,主要分布在俄羅斯、蒙古國和中國三個國 家,由于原先布里亞特的先民曾在貝加爾湖附近活動,因此最初的民族圖案受到生活習慣以及生活方式的影響,許多民族圖案元素都有歐化的痕跡。從元朝到明朝,由于布里亞特蒙古族已經從貝加爾湖逐漸東遷,然后在尼布楚一帶生活下來。由于生活環境的變遷,布里亞特蒙古族的民族圖案又有了新的變化。到了清朝后期,由于沙俄入侵尼布楚地區并與清政府簽訂了《尼布楚條約》,布里亞特蒙古族的廣大地區又被沙俄占領。俄國十月革命后,1918年初,一部分布里亞特蒙古族、鄂溫克族牧民開始進入中國內蒙古呼倫貝爾邊界生活,并在錫尼河地區建立了布里亞特旗。隨著人口的增多以及多民族交流的加深,布里亞特民族圖案中又加入了一些多民族的文化元素。到了現在,中國的布里亞特蒙古族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以及經濟水平的提高,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逐漸具有了多民 族融合的典型特征,既具有反映蒙古族美好幻想、藝術夸張和生活描寫的典型蒙古族圖案象征,又融入了漢族和其他民族的文化元素和特征,形成了多樣化的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

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通常被稱為“烏嘎拉吉”和“賀”。烏嘎拉吉主要是指類似犄角卷曲的紋樣,在布 里亞特的服裝等方面表現得較多,其創作來源于盤羊的犄角。而其他的則為“賀”。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大都以器物造型和器物裝飾(包括服裝、住所裝飾等)等形式呈現。

二、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的存在意義

1.真實地體現了布里亞特蒙古族歷史演變及生活方式。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真實反映了布里亞特蒙古 族的歷史演變及生活方式,如在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的自然紋理中,常有馬、羊、牛等圖案,這些圖案真實反映了布里亞特長期以來“逐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方式,這些圖案又經過布里亞特蒙古族人的加工,通過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夸張的藝術手法創作,為人們完美地展現出布里亞特的聰明智慧以及對生活的熱愛和追求。而動物紋理中的猛獸,如獅子、老虎、大象等,這些兇猛又極具威嚴的動物,曾是蒙古族森嚴等級的象征,現在則轉化為體現蒙古族崇尚力量、速度的生活方式和追求,給人們強烈的視覺沖擊。在花草 紋理中,常見有與漢族文化元素相似的芍藥、牡丹和梅花等,又體現了布里亞特蒙古族開放包容的思想,將本民族的優秀文化元素與其他民族元素相融合,既反映了與漢族文化的密切,又通過自己本民族的創作手法完美呈現出蒙古族的特色。
2.藝術方面,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有著獨特的審美價值。將民族藝術與現代生活有機地結合起來而創造出的東西往往更有審美價值。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 是我國北方少數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草原游牧文化、河套文化的重要組成元素。“藝術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便是如此。布 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有著獨特的審美價值。一是它的創作取材許多都與生活元素息息相關,無論是花草紋理還是動物紋理,都能在布里亞特的生活環境中捕捉到這些創作元素的影子。二是它的創作又高于生活。主要體現是,布里亞特圖案的創作不僅僅是對生活的真實反映,還有在此基礎上進行的二次甚至多次的融合 和創作,這些創作又經過多種藝術手法進行了表達,如布里亞特蒙古族人喜歡將各種紋理進行巧妙組合,比如在常見的盤腸紋上面加上卷草的云頭紋,通過纏 綿不斷的創作方式展示出民族圖案的多樣和變換。而在許多幾何形卷草紋中,則是巧妙利用曲、直的線條變化以及視覺差,給人們呈現出充滿畫面感的圖案,此外蒙古族人還將崇尚自然的情感融入到其中,使得圖案創作藝術與生活和諧統一結合在一起。
3.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還是珍貴的文化遺產。蒙 古族圖案是蒙古族傳統民間美術的一部分,許多經過特殊藝術手法創作出來的作品如金銀器皿、服飾、氈 繡等都是非常精美的藝術佳品。此外它和民俗學、民 族學、社會美學有密切的關系,在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中,處處體現出了蒙古族獨特的風俗習慣、民族生活方式以及蒙古族人崇尚自然、敬畏自然和尊重自然的民族精神,同時中國布里亞特文化還是中華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一種極具典型社會特性的社會美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極其珍貴的文化、藝術遺產。
三、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的典型特征及在美學中 的開發價值

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呈現出極具特色的典型特征和地域特征,如在俄羅斯的布里亞特的蒙古族圖案,由于受到歐洲文化的影響,大都存在歐化特征與蒙古 族特征相結合等特點,在圖案表現上大都以幾何圖形為主,如巧妙地利用直線曲線以及幾何圖形等表達生活。而我國的蒙古族圖案,由于受到漢族文化的影響,圖案中除了具有傳統的牛、羊、虎等,還有著漢族文化元素中的牡丹、鹿、蝙蝠等,這體現出了不同地域蒙古 族圖案的藝術語言及風格特征。在蒙古族中,這些藝術語言和風格特征還通常以圖騰的形式表現出來。如豪斯扎格斯(太極圖)被廣泛應用于布里亞特蒙古族民間圖案的各個方面,如錄馬旗、馬印、宗教工藝品等。

研究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有著非常重要的開發價值:一是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的藝術語言及風格特征在美學設計中可以被廣泛借鑒和應用,尤其是蒙古族圖案中對于美好幻想的把握以及夸張的藝術表現手法都是現在藝術所需要不斷探索和學習的。二是研究布 里亞特蒙古族圖案,還有助于挖掘和保護蒙古族的文化遺產,有助于圖案文化的傳承和發揚。通過研究其圖案演變的歷史,可以更好地對現有的圖案進行藝術分類,以便更多的人能夠從不同的專業角度去學習掌握蒙古族圖案的創作技巧,還可以應用現代科學技術和藝術表現方式來推演古代蒙古族圖案,進一步填補那些遺失的蒙古族藝術圖案空白。三是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有著非常重要的研究價值,通過研究布里亞特蒙 古族圖案,可以清晰地了解蒙古族的民俗、生活習慣、藝術創作方式、社會關系等,從而為挖掘少數民族文化旅游資源等奠定良好的基礎。四是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還是藝術的延伸。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創作不僅僅體現在平面上,還體現在空間的延伸上,如在一些器皿上進行圖案創作或對一些器物進行裝飾等,這些創作使得藝術更加具有層次感和立體感,更具有藝術生命力。

總之,探究不同地域蒙古族圖案演變歷史及差異對于布里亞特蒙古族的美學價值的開發具有十分重 要的意義。只有充分認識這一點,才能真正地認識和了解布里亞特蒙古族圖案的真正含義,才能真正保護這份珍貴的文化遺產,并將真正展現它那獨特又別具一格的藝術色彩。


作者簡介:馬奕蘭(1980-),女(漢族),內蒙古巴彥淖爾人,大學本科,內蒙古河套學院,講師,研究方向:藝術設計及理論研究。

圖片來源:那·斯木吉德

收藏(0)